出差12

更新时间:2021-06-23


出差
=======================================
(12)
  我发誓!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避开Jack了!但是,那天中午还是被她堵到了,就
在我们系馆的门口。
  在那种情况下会那么『碰巧』遇到她?那真是鬼话了,比中乐透头奖还不可能。不
必多说也知道,她一定是在那边等我很久了。
  她见到我,没多说啥,只递给我一张名片,背面写着『非限定茶坊,12:30。』
  「喂,雄哥」是志明「艳遇喔!」这家伙,每次我有事他都在场,真不知道他是哪
来的神奇第六感,哪有这么巧的。
  「艳你个头啦!」我说「她是拉子啦!」
  「拉子!」志明怪声的说「天啊!我太佩服你了雄哥!你的魅力连拉子都不放过啊
!我对你的景仰????」
  「仰你的乌龟王八啦,仰,痒的话?用老二去擦墙壁啦!」我可不客气的用最毒的
话来堵住他进一步的胡说。
  「嘿嘿,雄哥,火气很大喔」志明讪讪的说,但是眼神不对???
  「我帮你消火!」志明说。
  「啊~~」我惨叫「你这个死人妖!贱货!你有胆不要跑!靠!唸研究所了还这么
贱!给我回来!」
  这个死志明,居然敢对我用小学生在玩的下三滥的招:『猴子偷桃』,对我的命根
子施以龙爪功。
  追当然追不到了,不过我也没时间追了,因为12:30就快到了,去不去赴约呢?正
所谓『宴无好宴』,这摆明了是个『鸿门宴』嘛,但是我似乎又不得不去,更何况,我
可是个男人啊!怎么可以比女人还没胆哩!她都敢约我了,谁怕谁啊!
  『非限定』是家比萨茶坊,我偶而会去那边,吃比萨看漫画周刊,它从前还卖台南
独一无二的薄脆饼皮的比萨,算是我很喜欢去的一家店了。那边一向客人都不多,一个
个独立区隔开的座位,倒是很适合谈事情。
  一进门,就可以看到Jack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用吸管漫无目的的搅动着饮料,桌上
放着一本杂誌,不过不论好不好看,它是一点都没有吸引她的注意。
  躲了她几天了,也没有好好看过她,现在这么一看,还真是个美女哩!深深的五官
轮廓,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材,基本上光这些已经可以去当模特儿了。再看看她的装
扮,简单的套装,白色上衣,粉紫色短群配上同色的短外套,这一点倒是不像学生,像
个上班族。
  再近一点看,哇哩勒!差点喷鼻血,她里面穿着件大红色的半罩内衣,透过那薄薄
的白外衣在向我勾引着。跪坐在榻榻米上,短裙褪得老高的,一双美丽的长腿,穿着白
色的玻璃丝袜,更是我目光久久无法移开的焦点。
  最要命的是,我几乎几乎可以看到大腿的尽头了!不!也许已经看到了!只是灯光
昏暗,那边一片漆黑,无法确定是看到了她穿黑色内裤还是???咕咚,容我先吞一下
口水。
  「你来啦!」她冷冷的说。
  「嗯」我也简单回答。
  「吃什么?」她问。
  「比???简餐吧!」差点说出要吃比萨,还好猛然发现,在这种气氛下,点比萨
一起吃实在是很不搭嘎。
  「这边不是比萨比较好吃吗?」她问。
  「嗯,是啊!」怪了,她倒是很内行。
  「哪你怎么不点?」她问道,随即又说「啊~你不用顾忌我吧!就点比萨吧。」
  她招来服务生,逕自点了两客小号比萨。
  「你看这样不就好了,我不会跟你抢的。」她似乎可以看穿我的想法。
  「你???好拘谨喔。」她笑笑的说。
  「嗯,还好吧。」看来她似乎不如我想像中的那样充满敌意。
  「你怕我?」她笑笑的,但是一脸挑倖的说「你躲我好几天了,还不够吗?」
  我耸耸肩无言以对,既然她都知道我躲她了,那接下来当然看她表演了。
  「嘿,你很贼喔」她说「这样还不吭气,就是要等我先开口喔?」
  「呵,我该说什么呢?是妳约我的啊。」武侠小说里有说过:『敌不动我不动。』
我可不是白看的,该记得的我还是记得。
  「哼,真不像个男人!」她居然如此说「真不知道杨英为什么会喜欢妳。」
  开始说到重点了。
  「是吗?」我继续等着她掀开底牌。
  「少来这套,杨英喜不喜欢你你会不知道?!装傻也有限度吧。」
  「我是知道,但是这跟你约我有什么关係?」我继续装傻。
  「哼哼,自以为是的家伙,真不像个男人,我就直说了」
  「因为我是杨英的情人!」她擡头睁大眼睛盯着我说。
  「情人?是吗?」我冷冷的说。
  「你少装傻,从你的镇静已经洩漏出你早就知道我跟她的关係了。」
  「我是猜到了。那妳想怎样。」我真正想说的是『那又怎样呢?』
  「你!」她认真的说「好!我要你离开她。」
  还真是简单明了,单刀直入,可是我哪有那么容易就吓到了。
  「好!」我说「那现在换我说」
  我顿一下才说「我要你离开她!」
  「你!」她有点讶异我直率的回答。
  「我想妳是没有意见的吧!」我又说。正所谓:『漫天喊价,着地还钱』我根本也
是随口乱说,反正这样的谈是不会有啥意义的。
  「你怎么这么无赖。」她说。
  「哪里,我跟您学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谁怕谁啊。
  她气势受阻,颓然的往后靠在墙上,良久无言。
  不过,她看起来并不是挺生气的,这一点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还以为会上
演个泼妇骂街之类的戏码哩。这中间也许还有些古怪。
  服务生先送来我的饮料,我默默的喝了两口。
  「你跟她上过床了吧!」她若无其事的问。
  「咳!咳!」我可是当场呛到,哪有女人会这样直接问这种问题的。
  她倒是一脸得意样,似乎把我弄得这么窘是件很愉快的事,大概是觉得重新佔了上
风的关係吧。
  「咳!呵呵..咳..妳希望我回答什么?」我说。
  「老实回答!」
  「没有!」我爽快的说。
  「说谎!」她说。
  「是啊!」我面不改色「妳明明都已经知道答案了还问我。」
  「你!」
  「我怎样?我也只是要你也老实一点,不用拐弯拐弯抹角明知故问了。」
  「你...很...怪。」
  「怪?某方面跟妳比还好吧。」我不客气的说。
  「你!」她气鼓鼓的,显然这句话刺到她的痛处了。
  「我只是如妳所愿的很老实。」我说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道歉。」我很快的又接着说。
  「你....」她大概不知道如何对付我这种无赖招吧。
  「唉~~」她叹气。
  「你很不一样....」她又说。
  「不一样?还好吧,我可不是怪人啊。」
  「我的意思是说,你跟她以前所接触到的男人都不一样。」
  「以前接触到的男人?」『她是啥意思?』我想。
  「哼,紧张了喔」她一副嘲弄的表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你对她了解多少?」她接着开口问。
  「不多。」这绝对是真的。
  「你知道吗。你不离开她,你会有生命的危险。」
  「喔?妳有準备王水吗?」我开玩笑的说。
  「王水?哼,还会说笑,你要是知道她的身份,你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喔?她的身份有啥可怕的?她是虎姑婆?巫婆?还是外星人?」
  「哼,当然不是,她是公主。」
  「嘿!公主!妳别逗了好不好,都什么时代了还公主勒,妳怎么不乾脆说她是皇后
勒。」我嗤之以鼻。
  「没错,现在的她你的确也可以说她是皇后。」
  「喂喂喂,妳吃错药了喔,愈说愈离谱了。」
  「我没夸张」她顿一顿说道「她是黑帮公主!也是黑帮皇后!」
  「啊?妳别胡说了好不好,黑帮什么的还好,只是她怎么会是公主又是皇后的,乱
了谱吧!」我有点怀疑她的精神状况。
  「我没有说错,她以前是黑帮老大的独生女,现在是黑帮老大的女人,你说她是不
是公主,又是不是皇后?」
  「啊?!妳是说真的吗?」这个答案倒真的有点吓人。
  「我没必要骗妳,你难道都没发现你已经身在危险之中了吗?」
  「啊?」我楞了一下「你是说???」
  「你有注意到了吧,最近你家附近是不是出现一些以前没看过的怪怪的人。」
  「嗯。」我不得不承认,我甚至还打电话要宜静回来时小心一点,没想到,这些人
是针对我而来。
  「你不用担心太早」她说「他们不是针对你而来,但是如果让他们知道你跟杨英的
事,那后果你自己想吧。」
  原来杨英竟然有如此的背景,难怪她花钱如流水也不皱一下眉头,个性又是那么的
大而化之,原来她是个从小被人捧在手里,一切事情都会有人出头,绝对没人敢惹她的
黑帮大小姐。
  「我会有危险,那妳呢?你不危险?」我发现她的说辞似乎有着天大的漏洞。
  「我?哼哼???,你说,一个黑帮老大是怕戴绿帽子呢?还是怕他老婆的跟『闺
中密友』、『手帕交』的来往多一点?」她笑笑的说。
  嘿嘿,好个『闺中密友』,真是个好掩护啊!闺房中亲密的女朋友,真是神不知鬼
不觉啊!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居然这么厉害,早早就发明了这样的名词当作女同性恋的
护身符,看来中国古代的女人真是厉害呀~~而眼前的女人也不简单,一副就算要死也
是你先死的表情,真是讨厌。
  服务生刚巧端来比萨。
  「不说了,吃比萨吧!」我说。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似乎看着一只稀世怪兽似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还吃得下?」她问。
  「吃啊,为何不吃。」
  「你不担心?」
  「担心?有啥好担心的?」
  「你不怕你跟杨英的事情被她老公知道了要来杀你?」
  「怕~~我怕死了,我怕再不吃我会饿死了。」我说。
  「你!」
  「拜託,有什么好怕的啦,第一,我跟杨英是不会说的,第二,妳要是想说,老早
就去说了,不用跟我在这边坐着吃比萨,第三,我跟杨英不会在外面公开亲热,在家里
则是关门关窗。请问,谁会知道了?」
  「你....还真大胆呵。」她笑着说。
  「哪里,不是我大胆,是我会分析!」我说。
  「嘿嘿,上了黑道大哥的老婆你还能面不改色,你再怎么会分析,只要有个万一,
你绝对会尸骨无存的,你想想吧。」她一副揶揄的脸,一看也知道她不是很认真。
  「放心啦!到时候我一定跑得很快。」我轻鬆的说。这种时候不说大话,这辈子大
概也没有机会装得这么潇洒了。
  「你真的很不错,果然值得杨英冒险...」她定定的看着我说。
  听了这话,我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谕的感觉,我跟她居然还有点...像。像在哪
一点,说不出来。真的,我感觉我似乎有点了解她了。
  店里面放起一首古老的歌,大概是张清芳跟笵怡文的歌吧。
  『从你信中我才明白 这些日子以来 在你心中已经有了 另一个女孩
   我知道爱情不能勉强 但是我还是无法释怀
   认识你只不过是最近的事情 感觉上却好像是早已和你熟悉
   可是我不断想起 你的另一段感情
   我是不是该离开你 我不想介入别人故事
   我是不是该离开你 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
   请你告诉我 我问我自己』
  听着这首歌,两人相视一笑。真是有点尴尬。
  说起来真是奇怪,我跟她现在既像情敌也像战友,我们两共同要争取的都是杨英,
共同要对付的是杨英的黑道老公。偏偏,我跟她却是一男一女。
  其实,她刚刚一笑,真是非常有女人味,原本就长相、身材这些外貌来说,她已经
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只是我先入为主的印象,知道她是同性恋,又是我的情敌,因此
很难跟现在的她搭在一起。
  「吃吧吃吧,这个比萨不错的,趁热吃啊!」我转个话题说。
  非限定茶坊,这名子取得好啊!这里果然是很难限定我的未来啊!哈哈哈!
  『碰!啪!』长角的你还没死喔,你放什么烟火啦。
  『主人啊~我太佩服你啦,居然连Jack也搞定啦!我们可以準备4P,4P大战啦!』
  靠!我吃麵你在旁边喊什么烫!不过,我还真有点小小佩服我自己哩。
  『好吧!我就準你去预备吧!』
  『是!主人』碰的一下子他就不见了。
  『咦?那个老头,这次怎么不见人影?』没看到他还真有点怪。
  
  接下来这餐饭就好吃多了,她跟我说了许多有关杨英身世,还有她跟杨英的事。这
听来有点奇怪,我跟她不是还算半个情敌吗?但是她跟我却说了她跟杨英的故事,而我
也跟她说了我跟杨英的故事。
  不消说,我跟杨英的故事她听了可是笑得东倒西歪。
  从她的叙述中,我才知道,杨英原本是一个黑帮堂口大哥的独生女,她的妈妈老早
在生下她之后就过世了,因此,她几乎可以说是生长在一个完全是男生的社会中,除了
Jack。
  Jack是她家帮佣女佣的女儿,因为家境不好,Jack的妈妈也常常带她去帮手,因此
跟杨英结下了不解之缘。由于她跟杨英从国小到高中都同校,她又比杨英大,所以杨英
从国中起就叫她学姊。
  然而,由于杨英老爸所属的帮派大哥过世,换上新一代的大哥,新一代的大哥喜欢
杨英已久,杨英的老爸为了巴结他,居然硬是将杨英嫁给那个大哥。杨英嫁过去之后,
一个月不到就逃了,从此不再回去,一直跟Jack住在一起。
  那个黑帮大哥也不在意,反正女人对她来说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杨英跑了也无所
谓,反正他已经玩过杨英,不再稀奇,只是名义上杨英还是他的老婆。
  不过,要是他知道我让他戴上绿帽子,那这口气还是嚥不下去,一定会把我大卸八
块,无庸置疑的。
  杨英之所以叫杨英,据Jack说还是她自己改的。在她离开那个老大之后,她就开始
自称杨英,不再叫李英扬。而跟Jack发展成一对也是那时候的事情。
  「不过怎么想也不对,她老公怎么容许妳们???」我问。
  「他是不允许啊!所以上次派人追到垦丁,把我打伤了。结果,杨英以死要胁,跟
他说,如果他敢再动我,她会自杀跟我一起去。她老公想一想,其实我跟她在一起他也
没吃啥亏,反正也不是真的戴绿帽,于是就勉强答应她了。所以,我现在才可以跟她在
一起而没事。」
  原来上次杨英在垦丁失约是因为她受伤住院了。
  「不过,你就不同了,你是男的,他再容忍也不能忍受戴绿帽子啊!你了解吧!」
  「嗯」我开始担心晚上回家时,会不会突然就被人间蒸发,消失无蹤。
  「所以,我是为你好才要你跟杨英分手的。」
  「可是,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早就被他给干掉了啊?」
  「哼,那是我帮你掩护,跟他们说,你只是他的房东,要不然,你现在已经被丢到
海里餵鲨鱼去了。」
  「呵,看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这女人除了没说之外,还帮忙说了谎掩护我们,
这是一定要谢的啦。
  「不用,我这是为了杨英好。」Jack又顿了顿才接着说「最近的她???很开心?
??很???放鬆,尤其是她居然可以接受男人了!」
  「我一直希望我可以帮她,但是,没想到????似乎你比我有用。」
  「嗯」我无言以对。
  「我还真有点矛盾,一方面希望你离开她,一方面又希望她可以继续这么开心。」
  我现在似乎可以稍稍了解她们之间的关係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过
我也问不出口。
  我消化过她们的故事之后,我总算是稍稍了解杨英了。
  「她似乎有一种要把一切颠倒过来的心态,从她跟我在一起之后,她整个人都变了
,变得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好,随她心情,想怎么作就怎么作。」Jack又这么说。
  关于这一点,我已经领教过多次。
  我跟她说了前几天她刚来那晚的事情,她听得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喂,你那时候怎么这么敢!」她说「居然还可以跟杨英这样,你真的很敢耶。」
  「哼哼」我苦笑「男人的生理冲动常常不受理性约束的,尤其是杨英她是那么的大
胆。那么的有..魅力...」
  「呵呵,真是好玩,要是被揭穿了,你怎么办?」
  「怎么办?」我假装认真的思考一下说「那我下次改追妳,妳跟杨英是一对,我跟
妳们也是一对一对的,刚刚好,谁都不吃亏。」
  「你!」她显然当真了「你真的这么想?」
  「骗你的啦!那时候我又不知道妳是这么漂亮,我还以为妳是个男人婆哩。」
  「喔...」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咦?那时候你应该还不知道
我的存在,你怎么会以为我是男人婆?」
  「啊!」我靠!这么快就被拆穿谎话「我...」
  「哼哼,说谎话也不先打草稿。」
  「呵呵,有什么关係嘛,听了高兴就好啦。」这种状况只有厚着脸皮耍无赖这招可
以用了。
  说说笑笑吃完这顿饭,跟我原先预期的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