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幕府将军的禁脔](冰筑)-另类小说

更新时间:2021-06-23



  [size=5]            幕府将军的禁脔(冰筑)

         日本室町幕府后期正处于战国乱世中

             唯有强者得以生存

          三叶鹰——众人争相追随的将军

  残虐嗜血,人称「恶魔」

           想不到在城里巧遇的水城月儿

  是东藩派来祝寿的使者?

  呵!自动送上门的尤物岂能轻易放过?

  他要「利用」月儿展开一场残忍的游戏……

                楔子

   你别想离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要下地狱我也把你捉回来。你永远

  是我的,知道吗?月儿…… 男子在莫鄾的梦中仍然缠住他,虽然他一直努
力地,前跑,但那人的脚步仍持续靠近之中。

   不!我不是月儿,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不要…… 莫鄾不小心摔了一跤,
他赶紧起身再跑,但身后的男子已经抓住他,他只能不停地挣扎。

   不,放开我!求求你,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放开我! 莫鄾使力地想要
挣脱男人的束缚。

            只见那名男子冷笑着说:

   你是我的!我已经找你找了几百年,你别想再从我身边逃走!你身上有我
的印记——夜樱,你永远都无法逃离我了?quot;

   不! 莫鄾嘶喊。

   醒醒……莫鄾,醒醒! 在楼下听到弟弟喊叫声的莫紬,紧张地上楼探视,
她猛摇莫鄾的身体,企图让他清醒过来。

   不、不要! 莫鄾似乎还在梦中无法清醒。莫紬只好用力拍打他的脸颊,
这才使得身处恶梦中的莫鄾清醒。

   姐,我又梦到那个人,我好怕! 莫鄾躲在莫紬的胸前哭泣。他从小就经
常梦到那个令他挥之不去的梦魇,梦中那名男子总是很轻易地将他掳住,并且在
他身上留下专属的印记。

   别怕!那只是梦而已,没事的。 莫紬轻拍莫鄾的肩膀安慰。她知道他在
小时候就常被那个可怕的梦境纠缠,但她也无力帮他,只能尽可能地安慰他。

   姐…… 莫鄾现在只想待在她身旁,他希望有人能帮他脱离那个梦魇。

   别哭了,小悕在外头等你,别忘了今天可是你高中生涯的第一天,可别迟

  到。 莫紬微笑地说。

   嗯! 等到她离开房间,莫鄾才敢将身上的衣服褪去,他的背后浮现出只
有梦到那个梦时才会产生的印记,就如同那个男人所说的,他无法逃出他的手掌
心……

  别想了!莫鄾,还是赶快换好衣服,准备迎接新生生活的第一天吧!

                第一章

  公元一四六七年日本室町幕府时代后期,从应仁之乱爆发开始,日本开始进
入战国乱世,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生存下来。许多英雄豪杰都想寻找自己心自中
理想的主人为他效命,三叶鹰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已有一位得力助手——绿
川天芽。

  更由于他本身才能出众,气度恢宏、有魄力,因此有 地下幕府将军 之称,
人人皆称他为将军。

   报告将军,东藩想要派遣使者前来祝贺您的生辰,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绿川天芽恭敬地跪在地上请示。

   使者?哼!我看是要来暗杀我的吧! 虽然隔着竹帘,仍可感觉里面的人
散发着慑人的王者霸气。突然,有一片娇红的樱花花瓣缓缓飘落,吸引住他的视
线。

   已经有落樱了……我想趁着今晚观赏,不然再过不久就没机会了。绿川,
你下去安排吧!是的!将军。但,使者一事…… 帘外的绿川天芽问。

   他要来就来,只要他不要打扰我赏樱的乐趣即可如果他犯了此大忌,休怪
我让他人头落地! 里头的人以不容侵犯的态度说。

   是的,将军。 帘外的人无声无息地退下。

   大人,您为什么要答应来这里?您难道不怕吗?三叶鹰这个人可是杀人不
眨眼的大恶人! 一名恃童正极力劝阻他的主人不要继续往前走,虽然他们已经
到达三叶鹰的地盘,但恃童仍希望他能打消主意。

  只见那名男子优雅地笑着道: 小太郎,你怕了吗?我才不会呢! 名唤
小太郎的小男孩猛力地摇头。 哼!谁说我怕那个三叶鹰?我天不怕、地也不怕!
而他口中的大人则是水城月儿。

   哦?那你干嘛叫我离开这里? 水城月儿面带微笑地看着小太郎。

   我是关心您嘛!大人,我知道您是被您的哥哥也就是藩主逼迫的。 小太
郎一想到那个懦弱又自大的藩主,他就一肚子气。论才能与实力,大人都比得过
藩主,只不过大人是庶出,才不能登上藩主之位。

   你别乱说话,反正我待在那里也是惹人嫌,不如到其它地方还来得自在。
水城月儿挥挥衣袖说。

  他的举动引起旁人的注目,每个人都因他的美貌而赞叹,但他却不以为意,
他的心中只想到一个他能自由自在生活的地方。

  离他们不远处有一个人,正躲在暗处以锐利的眼光看着水城月儿。他想知道
那名看似柔弱的男子是否有能力自保,因为他看到有一群专门滋事的不良份子,
正用猥亵的眼光垂涎地看着他。

   嘿嘿……我们今天可走运了,碰到一位大美人耶! 那群不良份子围住水
城月儿和小太郎,想乘机调戏看似柔弱的水城月儿。在当时,男子如果长得太俊
美,可能会招来妒忌或是遭强掳,但水城月儿镇定以对,冷静地看着那些不良份
子。

   你们想要干嘛?抢劫还是另有目的?我们当然是要劫财,至于色嘛……
我们也要! 其中一名男子猥琐地说。就在他们高兴自己找到好猎物之际,水城
月儿迅速且优雅地拿起小太郎递来的武士刀,像是一只飞舞的彩蝶优雅地挥舞着
武士刀,不一会儿,他从容不迫地将刀子收入刀鞘之中,看着一个个倒下的坏人,
轻声地笑道: 后面那位朋友,那里的蚊子很多,赶紧出来吧!不然等会儿你会
浑身发痒喔! 躲在竹棚后面的男子走出,只见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属于王者的霸
气。

  他正是三叶鹰!也他是一位天生的王者!水城月儿在心中想着。从刚刚他在
杀人时,便注意到有人在暗中帮他,因为他看到一名倒下的不良份子身上致命伤
口上有一片竹叶,他不得不佩服那名男子。

   你的名字叫什么?quot;三叶鹰霸道地将水城月儿的下巴抬起,狂霸
的望着他。 水城月儿。 他缓缓地道出自己的名字。他觉得眼前的人那深遂的
闇黑眼眸,似乎有一种令人臣服的魔力,如果再看下去,他怕他的一切会被那人
透视清楚。

   喂!你快放开我们家少爷,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气冲冲的小太郎想要
保护他的主人,连忙拿起佩刀威胁。

   小太郎,把刀放下。 水城月儿命令。

  他不希望小太郎受伤,因为他看得出来眼前这名男子不好对付就算是他力拼,
也无法确定能否战赢他。

   月儿?好名字!我们会再相遇的。 三叶鹰放开他转过身,临走前还回头
看了水城月儿一眼。

  水城月儿知道,他跟那人将会再见面,一定会的!

   大人,您要不要紧?那人——趁着天还没黑之前,咱们赶紧到三叶鹰大
人的府中吧! 水城月儿甩了甩秀丽的长发说。

  小太郎只好噤声乖乖地跟从主人。哼!那个男的不要再让他看到!否则他就
将他砍成十几段!

  回到府中的三叶鹰欣喜不已。回想起他之前遇到的那个男人——水城月儿,
从他俐落的动作,便知道他的功力;他大笑出声,他要定水城月儿,他激起他的
征服欲,他要水城月儿当他的玩物!

  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逃出他的手掌心,他也不容有任何人背叛他。只要知道
谁背叛他,他会不留情地杀了那人。他一向秉持:宁可我负天下人,而天下人却
不能负我!所以城里的老百姓都怕他,称呼他为恶魔。

   大人,晚宴已经准备好,可以前往紫樱园看落樱了。还有,那名使者已经
到达,现在要宣他进来吗? 绿川天芽恭敬地问。

   是吗?就让他进来,看看他能搞什么鬼! 三叶鹰冷笑地道。或许今晚他
又要杀人了,在咬洁的月光下杀人,以鲜红的血祭月光,应该会很美……

   大人,别去嘛! 小太郎要求着,他希望能趁最后的机会改变大人的决定。
只见水城月儿摇摇头, 小太郎,你别闹瞥扭了。来,帮我把腰带绑好,还有头
发也是。哦。 小太郎失望地帮他整理头发,他最喜欢摸大人的头发了,总是
充满诱人的香气、乌黑闪亮,没有人可以比得上。

   使者大人,将军有请,请您到紫樱园一众。 外头通报的人尽责地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 水城月儿带着他的佩刀走出门口,临走前交代着小
太郎: 小太郎,你别乱跑,等谈完事之后,我们就能提早回去了。 小太即点
点头,反正他也只能待在这里,如果到处乱跑,可能会为大人招来麻烦。

  于是,穿着整齐的水城月儿跟着侍者到达紫樱园,满园落樱纷飞,让他看得
如痴如醉,为了不失礼,他赶紧跟上侍者,以免迷失在其中。

  而正畅快饮酒的三叶鹰远远地便见到二人朝自己而来,他眯起眼看着那名远
从东方藩属而来的使者。

   是他! 原来他就是那名使者!?呵!这可是老天给他最好的礼物,省得
他再费时间去寻找。他以诡谲的眼神看着水城月儿,想要在今晚月光的见证下,
开始他的游戏。而水城月儿则是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原来他就是鼎鼎有名的
三叶鹰!英的脸孔、坚挺的鼻梁、蛊惑人心的薄唇、强健的体魄以及身上散发出
的王者气息……

  他看他的神情让他为之战栗,那有如野兽般饥渴的神情……他得要小心应付
才行。

   将军,来,喝酒! 三叶鹰身旁的宠姬——媱姬,正妖媚地端起酒杯往三
叶鹰的嘴中送去。

   喝酒应该是要这样喝的! 三叶鹰当着众人的面含了口酒双唇覆上媱姬的
嫣唇将酒送入她口中,而一手则伸进摇姬的衣襟抚摸她的酥胸,让她为之疯狂。
将军……不要……嗯……这里人那么多…… 摇姬红着脸蛋摇头拒绝,但她仍
然逸出愉悦的呻吟声。

  三叶鹰兴致盎然地看着水城月儿,却对属下说: 你们统统下去!是的!
将军。 绿川天芽立刻带着所有人恭敬地退离围场。

  水城月儿感到十分奇怪,为什么要留他下来?

   将军大人,请问我可以离去吗?你?就留在这里,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让
那个叫小太郎的小男孩身首异处吧? 三叶鹰狂倭的笑道,他知道水城月儿绝对
不会丢了那名侍童不管。

  果然如三叶鹰所料,水城月儿犹豫起来。不行!我不能这样就离开,不然小
太郎会有危险的!当下他做出决定,听从三叶鹰的命令留下来。

   将军……您叫那个人走开啊…… 媱姬娇喘地说,她不想有人观看她跟三
叶鹰做爱。

   媱姬,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 三叶鹰囓咬着她的耳垂说,让她频频点
头。

   是啊……啊…… 见到媱姬如此疯狂的模样,三叶鹰很满意,他让她平躺
在蔗上,他故意面对水城月儿。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看到水城月儿那羞赧的神情,
那对水城月儿来说是一种折磨,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种疯狂的行为,那是他要追捕
猎物所怖下的陷阱。他粗暴地将媱姬的鲜艳和服撕开,让她完全露出妖艳动人的
身躯,乳白色的皮肤引人遐思;他亲吻着她每寸肌肤,但炙热的鹰眼却看着水城
月儿,后者正以一种既痛苦又惹人爱怜的表情看着他。他高兴地抚摸着媱姬的酥
胸,随后咬住她早已坚挺的蓓蕾,使得媱姬一阵酥麻,她抬起青葱玉手抱着三叶
鹰,让他更靠近她。水城月儿感到非常羞耻,他厌恶三叶鹰的作法,竟要他看着
他们两人做爱,实在比杀了他还痛苦;但为了小太郎,他必须要忍耐!

  三叶鹰的唇往媱姬的腹部下方移动,用舌尖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画圆圈,随后
他将媱姬的变腿分开,将舌尖伸入媱姬的小穴中。

   啊……将军…… 她尽情的享受他带来的快感,她的小穴因三叶鹰舌尖的
攻势,不断溢出大量的蜜液。

  三叶鹰知道时机成熟,于是将媱姬抱起,让她背对着他,这样一来媱姬便赤
裸裸地面对尴尬不已的水城月儿。

   将军……我要……啊…… 媱姬也不管在场有其它人,欲火已控制住她,
完全让她沉溺在性爱的欢愉中。

  三叶鹰脱下下身束缚,将他炙热的硬挺猛地插入媱姬溢出蜜液的小穴之中。
啊…… 媱姬愉悦地发出呻吟。

  三叶鹰猛力在她的小穴冲刺,每一次冲刺,他便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满脸通
红的水城月儿。

  水城月儿也深知男欢女爱的过程,但他并没有尝试过这种滋味,因此他已羞
红了脸,想要闭上双眼不看眼前交缠的两人,但三叶鹰的眼神告诉他,如果他闭
上眼睛,那在房里等待的小太郎马上就人头落地,所以他只好强迫自己睁着眼睛
看着。 将军……我……我快要死了……啊…… 媱姬尽情地上下摆动身躯,让
三叶鹰更深入她体内,在他多次抽送后,媱姬先一步达到高潮,她瘫在三叶鹰的
身上喘息,但不久,她又在他解放的爱液刺激下,再次达到高潮。

  三叶鹰离开全身充满他爱液的媱姬,赤裸地站起来,水城月儿刚好看到他的
坚挺。

  天啊!那个男人,他怎么可以……水城月儿低下头,生怕再看到那令他不自
在的东西。

   怎么了?你怕了?今晚你先回去,明天再来我的寝房,但你最好不要有想
要逃的念头,因为那样只会害了那个小男孩。 三叶鹰披上衣棠,走到水城月儿
的身边对他说。

   你—— 水城月儿看着这个令他战栗、令他感到害怕的人,他起身想要离
开,随即被三叶鹰叫住。

   记得我说过的话。 三叶鹰附在他耳畔轻喃,一边邪佞地经舔光滑诱人的
颈项。

  水城月儿拖着疲累的脚步回到寝房,他知道在他周围及寝房附近有许多的监
视者。那个人说的没错,他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他打开房门看到正趴在桌上打
瞌睡的小太郎,他不禁摇摇头。这个小鬼!要他早点睡、不要等他,他偏偏就是
不听。他连忙摇醒小太郎。

   大人?您回来了啊! 小太郎迷迷糊糊张开眼,一见是大人,立刻站起身。
小太郎,我不是已经交代过你先去睡,不要等我吗? 水城月儿摸着他头说。

   我才不要!对了,大人,您去那里的结果怎样?我们可以走了吗? 小太
郎期待地问,他希望能马上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赶快远离这令他厌恶的鬼地方。
水城月儿看着小太郎,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思索了会儿,他决定对小太郎撒谎。

   小太郎,我们还不能离开,三叶鹰将军还没有见我的打算,我们还要再多
待一些日子才能回去。可是,刚刚您不是已经去见将军了吗? 小太郎歪着头
说。

   将军临时取消见我的行程,好了啦,小太郎,别像个老妈子似的问东问西
的。你该睡了!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等小太郎熟睡之后,水城月儿才回到自己的寝房。他全副心思都放在如何解
决这次的难题上。现在的他不能冒险回去东藩,这样一来三叶鹰可能会牵怒东藩,
而他就会变成一个罪人。

  水城月儿躺在床上沉思,后来因为太疲累而缓缓沉入梦乡……

  这时,窗外一抹黑影以飞快的速度进入水城月儿的寝房。

  看着熟睡的水城月儿,他知道再过不久他将会臣服于自己,不管用什么手段,
他都要得到他!

  三叶鹰轻轻地在水城月儿的朱唇上吻着,水城月儿感觉到非常不舒服,他想
睁开眼却力不从心,那是因为三叶鹰在他身体上点了穴,以致他无法动弹。在三
叶鹰的热吻下,水城月儿只能投降,虚软地嘤咛出声,三叶鹰这才心满意足地放
开他,然后迅速离开。

  过了一会儿,水城月儿方能动弹,他立刻起身看着寂静的四周。

  没有人?不可能的,刚刚……他用手摸红肿的朱唇。这分明是被人吻过才会
如此红肿,而地刚才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充满霸气与狂傲的气息所笼罩,难道是那
个人?

  坐在帘内约三叶鹰等待着水城月儿的来临,他命令其它守卫先离开,只留下
他的心腹绿川天芽。

   绿川。是的,将军,您有何吩咐? 绿川天芽恭谨地跪在席上问。

   你觉得水城月儿的名字好听吗? 这……大人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绿
川天芽在心中猜测着,但他不敢有任何怠慢,谨慎地回答: 是个好名字,但不
知大人为何要问属下这个问题?是吗?我只是有些无聊罢了! 三叶鹰说。据
他了解,水城月儿是东藩前任藩主的第二个儿子,是正室的婢女所生,照理不能
从父姓,所以他才会冠上母姓;不过这样也无妨,就算他改了名字,他依旧不会
放过他的!

   敏禀将军,水城大人到。 门外的侍者大声喊道。

   让他进来! 三叶鹰以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说。

  水城月儿缓缓走了进来,由于昨晚没有睡好,此刻他正努力让自己不在三叶
鹰面前失态,他小心地坐在席上不让三叶鹰有任何机会挑剔他的行为。

   水城,听说你远从东藩来是来向我祝贺的,这是真的吗? 三叶鹰透过竹
帘问,让帘外的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是的!东藩藩主为了庆贺将军的生辰而派我前来。 水城月儿打起精神说。
你昨晚没睡好吗?使者大人。 三叶鹰突然冒出一句今冰城月儿及绿川天芽讶
异的话。

   多谢将军大人的关心。 水城月儿恭敬地低下头。原来他的猜测是对的,
昨晚去他房里的人正是三叶鹰!但,为什么?

   水城月儿听令!我已经派遣二百名菁英到东藩,我想不久后就可以传回消
息了,你就先待在这里,不要有想要回去救人的念头,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三叶鹰冷笑地说。那二百名菁英任何一人都可以将东藩藩主轻而易举地杀了,
但他只是要东藩藩主下令让水城月儿永远留在这里,不准他回到东藩。

  什么?水城月儿不敢置信地看着帘内的人,他完全没有想到三叶鹰会如此可
怕。他不能让家乡的人都死在他的手里,绝不行!

   将军大人,请您将那二百名菁英调回好吗?水城月儿会答应您所有事情,
只要我能做到。哦?只要你能做到? 三叶鹰走出帘外,居高临下地看着水城
月儿。

   是的! 他别无他法,为了东藩所有的老百姓,他什么事都会答应。

   我要你永远留在这里。你做得到吗?这……好,我答应您! 水城月儿
低下头答应。 但请您一定履行您说过的话。可以!我想你也累了,从今天起,
你就睡在东麟宫,懂吗? 三叶鹰以玩味的眼神注视他。

   是的!如果没其它的事,我先行告退?quot;他现在只想离开三叶鹰
的身边,离开这个恶魔,但只是暂时而已,不久后,他必须每天都看到他。

   下去吧! 这只是个开头罢了,残忍的游戏还在后头呢…

   将军? 绿川天芽惊奇地看着这个令他畏惧的主子,他不懂为什么主子要
让水城月儿住在东麟宫,那是主子的寝宫,就算是媱姬也无法有此荣幸能住在那
里,但水城月儿他——

   绿川,你怀疑我刚刚所讲的话吗?水城月儿将是我最新的玩物,他必须要
永远供我玩乐!懂吗? 三叶鹰用残忍的口语说。

   是的! 绿川天芽顿时闭上嘴,他为水城月儿感到可悲,但他不会违背主
子的意思,绝不会!

                第二章

  “大人,为什么那些人要把我们的行李统统搬走?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看
到侍卫们将行李搬走的小太郎,雀跃不已地问。

   小太郎,我…… 只见水城月儿愁眉不展地看着小太郎,他不知道该如何
跟他说明一切。 大人,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我……因为他将永远待在这里!那些侍卫们是将他的衣物拿到东麟
宫去,我说的没错吧?月儿。 三叶鹰突然出现在门口,让水城月儿和小太郎大
感意外。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要我家主子留在这里?虽然人人都怕你,但我可
不怕!

   住嘴!小太郎。 水城月儿赶紧捂住小太郎的嘴,他怕小太郎的话会惹怒
三叶鹰,进而招来灾祸。一旁的三叶鹰眼神锐利地看着小太郎,冷冽的说: 绿
川,将这名侍童杀了!

  水城月儿慌忙地抱住小太郎,要求三叶鹰: 将军大人,请您放过他,他只
是个小孩子,求求您。 三叶鹰以寒冽的眼神看着他。 你要我放过他?那你就
要有心理准备,今天傍晚后到东麟宫,别让我等太久。 说完他便离去。

   大人,您别管我,三叶鹰只是一个—— ?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水城月儿打了小太郎一个耳光,他不能再让小太郎说出任何有关三叶鹰的坏话,
只好狠下心打了小太郎。

   你听着,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的主人!你就乖乖得在这里,没有将军
的命令,你不能私自离开。 这是迫于无奈之下保护他的最好方法,虽然这样会
伤了小太郎的心,但他何尝不痛苦?

   大人,您打我?您从来就不曾这样打过我,我讨厌您! 小太郎跑到窗户
旁哭泣。从他当侍童到现在,一直将大人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现在他竟然为
了那个人被称作恶魔的三叶鹰而打他!笨蛋!笨蛋!笨蛋大人! 请你们好好照
顾他,我会常来看他的。

  伤心的水城月儿请求其它侍卫看着小太郎,不要让他再惹是生非,随后含着
泪水离开。东麟宫,一个气派辉煌的宫殿,这里正是三叶鹰的寝宫。

  以前只有他一人住在这里,除了偶尔传唤姬妾侍寝外,他从没让人在这里住
过。但今天不同,将有一名新的客人住进来,他就是水城月儿。

  傍晚时分,水城月儿遵照三叶鹰的指示来到东麟宫,一路上他看到东麟宫壮
观的建筑以及附近的景致时,不禁赞叹出声,他知道,他在这里将有令他意想不
到的生活。 请进,将军大人已经在里面等很久了。 绿川天芽带着水城月儿进
入三叶鹰的寝房随即离去,空荡荡的寝房里,只剩他一人。不是说将军在这里吗?

  为什么不见他的人影?水城四处寻找三叶鹰的身影,忽然他听到一阵水流声,
他循声音而去,看到三叶鹰正坐在池里泡温泉,一见到他便向他招招手。

   将军大人,水城月儿已经到了,请问将军有何吩咐? 水城月儿恭敬地问。
我要你现在脱下衣服陪我一起泡泉。遵命! 虽然疑惑,他们顺从地将身上
的衣物褪去。姣美的身材、乌黑垂腰的亮发、如玉露般光泽的皮肤……他的一切
皆令三叶鹰感到十分满意。

  赤裸见人的水城月儿不自在地偏过头,他不喜欢三叶鹰那炙热打量的眼神,
所以他赶紧下水,泡在温热的泉水里。

   你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 三叶鹰眯眼看着他。

  水城月儿摇摇头,他无法猜测眼前这个被称为恶魔的男人的想法。

   呵……我要你当我的玩物!懂吗?永远?quot;三叶鹰在说话的同时,
已经靠近他的身边。

   玩物?不!我不会答应的! 水城月儿极力反对。他绝对不愿当三叶鹰的
玩物,如果真是如此,他宁愿一死求解脱。

   你不答应? 三叶鹰令人发寒的声音让水城月儿的血液为之冻结,他想逃
离三叶鹰的身边,但他已动作迅速地抓住他,将他拖至离池边约有两公尺之远的
池中央,两人顿时沉入池底。

  水城月儿因为不黯水性,只能拼命挣扎,但三叶鹰轻松地便将牠的两手制服。
他在水城月儿胸前的蓓蕾上吻咬着,水城月儿十分难过,他想浮上水面呼吸新鲜
空气,但三叶鹰的箝制让他无法如愿以偿,就在他快昏迷之际,三叶鹰抱起他游
至池边。

   你答不答应? 倔强的水城月儿仍是摇头,他不愿当其它人的玩物,绝不!

  三叶鹰露出残忍的笑容,再次将水城月儿压入水中。体力已耗尽的水城月儿
无法再承受这种折磨,他在沉下水不久后便昏倒在三叶鹰的怀里,三叶鹰则冷笑
地抱起他离开水池,将昏迷的水城月儿抱入寝房里,准备进行他残忍的游戏。这
是哪里?为什么我觉得好热?

  醒来的水城月儿张开眼看着四周,发现他正赤裸裸地躺在温暖的雪银色貂皮
毛裘席上,他想起身,不料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按下,他瞪大眼看着跟他一样
赤裸的三叶鹰。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慌张的水城月儿拼命抵挡三叶鹰,但在体力上依
旧无法胜过三叶鹰。

   现在,我要开始对我的玩物进行训练的游戏! 说完,他以布巾塞住水城
月儿的嘴,并将他的双手反绑,完全不理会他的抗议。他轻轻地用手抚摸水城月
儿胸前的蓓蕾,让它慢慢地硬挺,双唇则吻上他的锁骨处囓咬。

   呜……呜…… 水城无力地摇头,抬起右脚往三叶鹰的下部攻击,但被眼
明手快的三叶鹰轻松地将他制服。

   你还满有力气的嘛!我想今晚的游戏,应该不会太无聊。 他随后将水城
月儿的双腿固定在身体两旁,让他无法再动弹,然后继续刚才末完成的动作。三
叶鹰的唇持续在水城月儿的胸前游移,双手爱抚着诱人的蓓蕾,让它更加坚挺,
瞬间挑起他身体里一股不知名的火焰。

  察觉水城月儿异样的三叶鹰,满意地更加速他的行动,他将目标从蓓蕾往下
移至他的昂扬,将它含在口中,轻轻吸吮,直到它胀大,他不停地逗弄,让它更
为炙热、昂扬。

   呜…… 水城月儿摇着头想抵抗这股欲望,但身体却背叛了他,热情地响
应三叶鹰的动作。

  不知不觉,水城月儿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反抗,转而逸出令他自己厌恶的呻吟
声。

   你的体内很热,对不对?我想你的第一次应该是给我的,一碰你就知道你
不曾抱过女人、不曾有过性爱,对吧? 三叶鹰将塞在水城月儿口中的布巾拿出
来,并将他的双腿松开,让他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呻吟。

   不…… 水城摇头低喊。

   为了处罚你的不乖,我决定现在进入你的身体,让你知道违背我心意酌的
下场! 突地,三叶鹰将硬挺的昂扬猛烈插入水城月儿尚未滋润的花穴中。

   好痛……住手…… 水城月儿痛苦地喊道,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撕裂般痛苦
不已。没有事先滋润的花穴,因为三叶鹰挺硬的冲刺下,痛苦地摘下血渍,但它
仍旧紧紧地覆住三叶鹰,让三叶鹰大感意外。

   月儿,你的花穴紧紧将我的夹住,不让它抽离……你感受得到吗?quo
t;三叶鹰看着痛苦的水城月儿,欲望不禁加深。

   啊……痛…… 水城月儿摇着头痛苦地流下眼泪,他的身体明明痛楚不已,
但为何体内那无名的火焰却愈烧愈旺,一直盘踞在他的身体内不离开?

  三叶鹰用嘴吻住他的唇,想减轻他的痛楚,他抱起他,舌头技巧性地深入他
的口中,霸道地以舌和牠的舌交缠。这个举动也只能减轻水城月儿些微的痛苦,
他依旧热汗直流;在两人身体摆动的撞击下,激烈的抽送更加剧烈,让两人紧紧
地交缠在一起。

   啊…… 在欲火与痛楚交缠下水城月儿只希望这场痛苦的性爱能提早结束。
但三叶鹰怎可能轻易放过他,他抓紧水城月儿的腰身,不断地抽动,原本抗拒的
水城月儿逐渐适应,已经开始产生欢愉快感,抵住三叶鹰胸膛下方的昂扬,前端
因而开始滴出晶莹的爱液;

  发觉这种情形的三叶鹰,更猛烈地加快攻势,最后他嘶声低吼,将激昂射出
的爱液全数洒入水城体内深处,而水城月儿在一阵快感的痉挛、抽搐下,释放在
他的爱液,昏厥在三叶鹰的怀中。

  三叶鹰将昏厥的水城月儿放至床上,仔细地看着他秀眉深锁的昏睡容颜,看
到他这种表情让三叶鹰非常满意,为了得到水城月儿,就让他痛苦也无所谓。截
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这个在他胸膛昏睡的迷人尤物将永远待在他
身边,他不会让他从身边逃离。

  经过昨晚的激烈性爱下的水城月儿,仍沉睡在三叶鹰的怀里,身心的疲累让
他无法在短时间内清醒,此刻而早已清醒的三叶鹰,正爱怜地看着他。

  雪白肤色衬着闪亮乌黑的发丝,让三叶鹰爱不释手地抚着他那身细致光滑的
皮肤。这轻微的碰触,让沉睡的人稍微挪了下姿势,但并没有从熟睡中清醒。

  这时,门外的绿川天芽正小声地敬着门,道: 将军,属下有事欲报。进
来吧! 三叶鹰人愉悦地开口。他早在绿川天芽敲门时,就将毛裘披上水城月儿
柔滑白皙的身体,不让任何一寸肌肤暴露出来。

  进门的绿川天芽看到仍熟睡的水城月儿,不禁大感讶异,但他随即冷静地说
: 将军,东藩那里已经传来回报,所有的情势已经完全控制住,东藩藩主已亲
口答应,不让水城月儿回去。是吗?吩咐下去,两个月后灭了东藩,将藩里的
所有百姓与皇族们全部杀光! 要断除水城月儿所有的后路,这样一来,他就无
法再回去了。

   将军,这…… 他为将军感到忧心忡忡,他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水
城月儿有一种超乎想象的偏执、一种足以毁灭他们俩的执着。

   绿川,难道我的话还不够明白吗?属下谨遵大人的指示。 绿川天芽恭
谨地应声,当他准备离去时,三叶鹰叫住了他。

   绿川,吩咐膳房内的厨子煮些补品,在傍晚的时候送来。 他清楚地知道,
黄昏时,水城月儿将会清醒。

   是的! 绿川恭谨地离去。

  寝房内又剩下持续沉睡的水城月儿及带着欣赏玩味眼光观看他的三叶鹰。沉
沉入睡的水城月儿终于在黄昏时醒来,他一动,强烈的撕裂痛楚顿时传遍全身。

  他强忍住痛苦,不着寸缕地撑起身子要下床时—— 你想去哪啊?月儿。
三叶鹰的眼瞳竟奇异地转成绿色的,只有在充分的愉悦、满足下,他的双眼才会
起变化。

  初次看到三叶鹰的绿眸,水城月儿十分害怕,据他了解,鲜少有人的瞳孔是
碧绿色的,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不安地想离开,下一秒三叶鹰便攫住他。 我
再问你一次!月儿,你想去哪里? 三叶鹰将水城月儿压在他的身下,不让他有
挣脱的机会。

   我想去看小太郎,我已经一天没看到他了。 他很担心小太郎的安危,如
果三叶鹰临时起意杀了小太郎,那该怎么办?

   你想看他?你难道不知道你日前的身分吗?没有我的命令,你是不能出东
麟宫的!我并没有答应要做你的玩物,请你放开我! 闻言,三叶鹰的绿眸顿
时变成闇黑色,眸底的寒意令人生惧。

   你不做我的玩物?那我们之前所有的约定都将取消,东藩所有的人以及小
太郎都得死!而你,我会让你变成废人,让你无法离开我。不!不要! 水城
月儿懦弱地摇着头。难道他真的永远也不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恶魔的身边?

  但他的哀求垃没得到三叶鹰的同情,他躺在毛裘席上,以不带任何温度的口
气对水城月儿说: 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忠诚,看看是否能让我改变心意。 水
城月儿迫于无奈不得不低头认输,他慢慢地走到三叶鹰的身边。

   我要你亲自为我服务,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所谓的玩物就必须让主人高
兴、让主人欢愉,不能违背主人的话,就算是要他死,他也一定要做到。水城月
儿忍住泪水亲自为三叶鹰服务,他强撑起痛楚的身体,吻上三叶鹰的唇。

  他青涩的技巧,惹怒了三叶鹰,只听他冷着口气说: 你要那些人死吗?
水城月儿立刻摇头,他随后伸出舌头探索三叶鹰的嘴,轻轻地以舌尖挑逗三叶鹰
的舌,并与它相纠缠。

  在一阵激情的吮吻后,他的唇慢慢往三叶鹰的胸膛而去,他以舌尖轻滑三叶
鹰雄壮的小麦肤色胸膛,他虽然感到羞耻,但却不敢停下嘴边的动作,只有持续
地亲吻。

  他的唇来到三叶鹰胸前的一颗樱丘含住舔舐,企图让它挺立,不满足的三叶
鹰猛地将牠的头压下,让他碰触到他等待已久的昂扬,他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
我要你用你的口爱抚它、让它坚硬起来!

   水城月儿惊讶地看着三叶鹰,虽然心有不甘,他还是低下头将三叶鹰的昂
扬含在口中抽送,并用手爱抚它,让它能更坚硬起来。

  三叶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享受他的爱抚,并以睥睨眼光欣赏这个美
丽尤物痛苦的表情,那对他来说是一种强烈的刺激。

  他并不喜欢用这种方式蹂躏其它人,但只有水城月儿例外,他破例让他看到
他的秘密。也破例地想要尽情伤害他。是他激起他心中的暴虐因子,而始作俑者
的水城月儿就要负责承受这一切后果。

  在水城月儿不停止的抽送与爱抚下,三叶鹰释放出他灼热的爱液,将它全数
留在水城月儿口中,当水城月儿感到不适想要吐出时,三叶鹰覆住他的樱唇,用
一只手将他的双手制伏在身后,另一只手则爱抚他的身体。

  在激烈的热吻下,他强迫他饮下他的爱液。

  之后,三叶鹰才放开水城月儿,双唇移至水城月儿胸前的一对樱丘,以残忍
的手段吻咬着它,让他痛苦地喊出声。

   啊……痛…… 水城月儿甩甩头无力的叫喊,秀丽闪亮的长发因而飞扬。
三叶鹰将一只手指往水城月儿后方的花穴猛地插入,使得水城月儿一阵痉挛,不
自觉地身体往后弓起,藉以舒缓痛楚。

   在昨晚的刺激下,它欢喜地接纳我,但今晚还是跟昨晚一样紧呢! 像是
惩罚似的,他又加进两根手指抽送,让花穴紧紧地收缩,不让手指抽离;

  三叶鹰十分满意,他抽出在水城月儿体内的手指,将炙热的昂扬插入,动作
之快让水城月儿来不及承受,因剧烈的痛楚而昏了过去,倒在三叶鹰的胸膛。

  三叶鹰扶住水城月儿的腰身冲刺,不管水城月儿已昏迷;在强烈的冲击下,
水城月儿慢慢苏醒,他以双手抵住三叶鹰的胸膛,企图想要抽离,可三叶鹰紧紧
扣住他的腰身,让他只能无力地跟着三叶鹰的律动,不停地摆动身躯。三叶鹰将
放置在席边的烈酒拿起灌了一大口,含在口中逼迫水城月儿饮下;他的身体因为
酒精的刺激,肤色开始呈现如珍珠红般的光泽,水城月儿慢慢地恍惚起来,违背
自己的意志,更加激烈地摇摆身体,让三叶鹰埋入更深的深处……

                第三章

  经过数次的交欢后,疲累不堪的水城月儿趴在温暖的毛裘上熟睡,他的身上
布满了三叶鹰所留下来的印记——青青紫紫的吻痕,像是在宣示着:水城月是三
叶鹰的所有物!

  寝房中此刻只有沉睡的水城月儿,三叶鹰则在接见其它来访的使者。

  此时寝房门外来了一名不速之客,他小心地观看四周,在确定无人的情况下,
他摄手蹑脚地走进三叶鹰的寝房,轻轻摇醒睡梦中的水城月儿。

   大人、大人,醒醒啊,大人! 小太郎死命地摇着水城月儿的肩膀,但他
还是分神注意四周状况,生怕三叶鹰像鬼魅般出现。

  过了一会儿,沉睡的水城月儿终于有了反应: 啊……别……我……不行了
…… 梦中的水城月儿以为三叶鹰又在他体内抽送,他拼命摇头拒绝。

  小太郎却是有听没有懂,他不知道他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只是希望主子赶快
清醒。

  最后受不了小太郎摇晃的水城月儿,终于睁开眼睛。当他看清楚是谁后,不
禁抱住眼前的人。

   是你?小太郎! 水城月儿高兴地说,他万万没有想到小太郎竟然会冒险
前来看他!

   大人、大人,快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他鼓着腮帮子抗议。

   啊……对不起。 失态的水城月儿马上松手,看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空
气,水城月儿马上笑了起来。

   小太郎,你现在的样子好象鳝鱼喔!鳝鱼?为什么?因为你大口大口
呼吸的模样,像是鳝鱼大口呼吸的样子。哪有?我是人,才不是鱼! 小太郎
嘟起嘴巴嚷嚷。

   对了,小太郎,你为什么会跑来这里?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很危险的!
他刚刚太过兴奋,才忘了问小太郎为何会在这里。

   嘘……大人,小声一点,我是偷偷来看你的。 小太郎捂住水城月儿的嘴。
我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大人,我很担心,所以就偷偷跑来这里看您啊!

   我…… 水城月儿闭上眼,他不敢跟小太郎说这两天他经历的事,这对他
来讲是一个耻辱, 小太郎,你赶快离开这里,但你千万不要回去东藩,我怕三
叶鹰会把你捉回来;还有。你不要冒险来救我或是找我,懂吗?

   不行!我这次来就是要救大人您的,不救到您,我是不会回去的! 小太
郎扶起水城月儿,但水城月儿随即轻喊出声。

   啊……痛!别动! 只见水城月儿的额头冒着冷汗。

  小太郎惊讶地掀开披在水城月儿身上的毛裘。

   别看!小太郎! 但已来不及,小太郎已经看到他狼狈不堪的模样。

   大人,您怎么会变成这样?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红肿的伤口? 小太郎
慌张地看着他。

   小太郎,我不要紧,你快走! 水城月儿催促着小太郎赶快离开,因为他
有预感三叶鹰马上就要回来了。

  果然,一道令人发寒的声音由门外传来。

   月儿,你醒了啊?这个小侍童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来东麟宫的三叶鹰冷
冷地看着两人,在身旁站着的是他的心腹绿川天芽。

   不……我……小太郎,你快走! 水城月儿披起毛裘护着小太郎,想保护
他离去。

   绿川,将这小子绑在柱子那里,我要让他看看他的主人如何臣服于我,如
何妖艳地索求我:是的!将军。 绿川面不改色,迅速将小太郎绑在柱子上让
他动弹不得。

   混帐!王八蛋!你快把我放开、放了我的主人! 小太郎不畏惧地大喊。
但三叶鹰丝毫不加理会,转头对绿川天芽命令: 绿川,你下去守着,没有我的
命令,不准进来!

   是的!将军。 绿川衔命而去。

   将军大人,我求你放了他! 水城月儿勉强地站起身替小太郎求情。

  三叶鹰无情地笑道: 我要让他看看我们俩交欢的情形! 残忍的口气、残
忍的话语,让水城月儿直觉地想要逃走,他不能让小太郎看到他臣服于他的模样,
就算受到惩罚也无所谓!

  他使出他仅有的力气击向三叶鹰。但三叶鹰反掌一击,便让他完全没有招架
之力地倒在地上,三叶鹰笑着拉起水城月儿,让他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

  气愤的小太郎心疼受伤的主子而破口大骂: 恶魔!你快放开他!不然我会
杀了你的! 三叶鹰完全充耳不闻,开始属于他的游戏。

  他粗暴地狂吻昏迷的水城月儿,并用手爱抚他的硬挺,他随即敏感地昂扬;
在三叶鹰的肆虐下,水城月儿不自觉地逸出呻吟。

  小太郎不相信地看着前方的两人。

  怎么会?大人他怎么会?顿时,小太郎完全想通了。原来那天大人之所以打
他然后搬到东麟宫的原因,他完全都明白了!原来那是大人为了保护他而付出的
代价!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三叶鹰,恨不得马上将他杀了。

  感受到后方有人怒视着他的三叶鹰却大感高兴,这样他折磨水城月儿才有意
思。他将水城月儿抱起,让他面对小太郎,然后迅速地将坚挺直捣他的花穴开始
激烈地抽送,速度愈来愈快,让水城月儿惊醒过来。

  当水城月儿看到小太郎的脸时,他大叫着: 小太郎……不要看我……不要
…… 他不愿让人知道的事已经完全曝光,这让他有一股想死的冲动。

  三叶鹰并不打算放过他,他用一只手扶住他的腰身,而另一只手则抚握住水
城月儿的昂扬,并吻着他的背。为了求死的水城月儿,咬下舌想自尽,发觉异状
的三叶鹰马上想阻止,但为时已晚,水城月儿的嘴里流出血水,他勉强张开眼睛
看着小太郎。

   再见了……小太郎,我先走一步……请你原谅我的懦弱。东渖的老百姓们
……也请你们原谅我…?quot; 绿川!绿川!去请大夫,叫他们统统过来!
三叶鹰抱起不省人事的水城月儿,大声地吼叫。

  房外的绿川天芽赶紧飞奔前去传唤。

   不准死!我不准你死!月儿,听到没?如果你死了。我会要东藩的所有人
都陪葬! 今晚的东麟宫显得异常热闹,许多大夫从三叶鹰的寝房进进出出,他
们现在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水城月儿能没事,如果他死了,他们也跟着完蛋!不,
或许全城的人都要跟着一起陪葬!

  三叶鹰陪在水城月儿的身边,他看着他苍白的脸说: 你快醒来:快醒来!
月儿。嗯…… 三叶鹰握住他的手大叫: 快来人!你们统统给我过来,快将
月儿医好! 终于,在整夜的忙碌下,大夫们向三叶鹰报告水城月儿已经没事的
消息,让三叶鹰松了一口气。

   你们统统退下,吩咐膳房叫他们炖药,让月儿清醒时服用。 三叶鹰交代。
是的,属下告退。 所有的人全部离去。

  这时,只剩下绿川天芽,他思索了会儿问: 将军,属下有一句话,不知道
可不可以说?你直说无妨! 三叶鹰连头也不抬直盯着昏睡中的水城月儿。

   我希望将军您能清醒过来,水城大人与您是不能在一起的,如果你们真的
要在一起,只会替你们招来不幸。 绿川天芽缓缓地说出。

   这…… 要他放开水城?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因为他已经爱上了水城!从
第一眼开始,他就要定他了!他绝不会让其它人将他们俩分离,就算是老天爷也
不能!

   绿川,你先下去吧: 三叶鹰挥手要绿川天芽离去,绿川天芽则是遵照着
指示离开。

   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乖乖待在我身边?你告诉我。 三叶鹰在水城月儿
的耳边轻喃。

   你说什么?将军这五天都待在东麟宫陪那个叫水城月儿的男人? 打扮妖
艳的媱姬听到这个消息面目条地狰狞起来。涂满鲜红蔻丹的指甲陷入掌中。

   是的!小的听厨子们说,他们每天都熬珍贵药汁给那个人服用。 一名神
色紧张的侍女说道。本来她还不信,后来再去打听清楚,原来真的知所传的一样。

   可恶!那个男人凭什么跟我争将军的爱?来人啊!帮我打扮漂亮一点,我
要到东麟宫见将军。 她要去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形,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抢
回大人的心;她心中有一个计谋正成形,她绝对要让水城月儿难堪。

   哈哈哈,水城月儿,你等着瞧!我会让你知道,我才是将军大人最宠爱的
人! 另一方面,东麟宫里有一个人正在喂水城月儿喝着苦涩的药汁,那人便是
三叶鹰。

  早在两天前已苏醒的水城月儿意外看见守在他身边的三叶鹰,那时他怀疑地
想,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后来才知那时他虽然咬舌自尽,但因为三叶鹰的阻止才
没有伤及要害,现在的他必须乖乖躺在床上哪里也不能去,更不能和小太郎见面,
虽然他很想跟三叶鹰要求,但他的舌头还感到有些疼痛,无法说话。

   把药给喝下去! 三叶鹰以不容拒绝的态度对冰城月儿命令。

  水城月儿乖乖地照着他的话将所有的汤药喝完,但喝得太快的他,被药汁给
呛到,他拼命地拍着胸口,想要让气能顺畅一点。

  一旁的三叶鹰不舍地抬起他的下巴,亲吻他的唇。

  水城月儿惊讶地看着三叶鹰,他无法猜测三叶鹰到底在想什么,他既将他视
为玩物,为什么还要救他?难道他真的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他忿忿地推开三叶鹰。
三叶鹰一反往常地没生气,他只是以一种他从未曾有过的表情看着他,那种感觉
让水城月儿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将军大人,媱姬来跟您请安。 妖媚的媱姬恭敬地跪在地上向三叶鹰请安。
当她看到三叶鹰正细心地照料水城月儿,她的眼闪过一抹阴狠,但随后马上堆起
笑脸。

   将军,您已经有五天没有去我那里了,媱姬好想您哦! 媱姬边说边风情
万种地走向三叶鹰。她向来对自己很有信心,她深信只有美丽的女人才配得上英
勇雄壮的男人;美丽的女人当然是指她,至于英勇雄壮的男人就是威风凛凛的三
叶鹰了。

  但三叶鹰并不多加理会她,反而问水城月儿: 月儿,你有没有舒服一点?
如果没有,我再叫大夫过来,他们如果没办法治好你,我就将他们全杀了。 听
到此,水城月儿马上点头表示他现在很好。他真的搞不懂三叶鹰到底要对他做什
么,还有,他为什么动不动就要威胁他要杀其它不相干的人?

  看到三叶鹰不理她,媱姬心里忿忿不平,但她叫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露出
任何破绽,否则机灵的三叶鹰一定会知道,到时她的小命可能不保。

   将军大人,您吩咐的药汁已经熬好了。 侍女捧来装在玉杯中的药汁。

  媱姬乘机端过药,高兴地对水城月儿说?quot;水城大人,我拿过去让
您喝。 当她走至水城月儿的身旁时,故意打翻玉杯,企图让水城月儿烫伤。

  三叶鹰见状迅速抱起他,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月儿,你没事吧? 三叶鹰温柔地看着他,害得他红着脸不敢看他。

   媱姬,你是故意的! 媱姬见状,赶忙跪下, 将军大人,媱姬哪敢?是
这个侍女她不小心推倒贱妾,贱妾才会把手中的药汁打翻,请将军大人明查。

   是吗! 三叶鹰冷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媱姬, 从今天开始,伺候你的侍
女减半,所有赏赐也一并减半;另外,你以后就住在西阁,没有我的命令,不准
离开半步!

  听到这席话,媱姬吓呆了,她哭求着三叶鹰,请求他的原话: 将军,请您
原谅媱姬,将军!来人啊!将她带下去! 三叶鹰不耐烦地挥挥手,他不想再
见到媱姬这个女人,但怀里的水城月儿却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处罚媱姬。

   月儿你…… 看着水城月儿。三叶鹰感到十分头痛。难道他看不出来那个
女人想要他的命吗?在水城月儿苦苦哀求下,三叶鹰才放过媱姬,只让她三天不
能出房门。这样一来她就无法作怪了。

  但媱姬并不因此善罢甘休,下一个要杀害水城月儿的计画正在心中成形。女
人为了感情,往往会被一时的错误决定给冲昏头,媱姬就是这样一个女水。媱姬
离开后,三叶鹰吩咐其它人整理弄湿的被褥,他则抱起水城月儿往外头走去。

  已有五天没有晒到太阳的水城月儿不自在地闭上双眼,随后才慢慢试着张开。
三叶鹰将他抱至一座庭院,让他躺坐在铺着软垫的椅子上休息。

   月儿,你觉得外头的景色美吗? 三叶鹰以充满柔情的语气问。

   啊……美…… 他勉强自己说话。

  当三叶鹰听到他说话,他高与地抱着他, 你能说话了!你能说话了!啊
……放……啊…… 笨蛋!我当然会讲话,只是讲的时候会比较痛一点而已。真
是一个大白痴!

   月儿,你笑了?我还没见你笑过,你再笑一次给我看?quot;三叶鹰
第一次看到水城月儿的笑颜,觉得很稀奇、也很难得,水城月儿的笑靥就像盛开
的芙蓉一般迷人,他想再看到他的笑容。

  水城月儿应他的要求再展现一次笑颜,让三叶鹰看得知痴如醉,他上前吻住
水城月儿的唇,但他很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

  水城月儿只是呆坐在那里,一想到以后都要这样过时,他不禁难过了起来;
他宁愿这样麻痹自己,不让自己有爱上三叶鹰的可能。

  感觉到水城月儿的异状,三叶鹰放开他,看着眼前心爱的人,他知道水城月
儿在反抗他、恨他,甚至永远都不会爱他,但他还是不愿放开他。

   月儿,你最好别再有以死解脱的想法。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如果你不
相信,可以再试试看,我会让东藩和这城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一起陪葬! 看到
三叶鹰又恢复以往态度,他不再有任何想死的想法了,他不要再害到任何人。如
果三叶鹰真的要他当玩物,那就当玩物吧!可是身为玩物的他不会爱上他,永远
都不会!

  小太郎得知自己的主人痊愈的消息,高兴地跳了起来。

   感谢菩萨、感谢佛祖,让大人能再好起来。大人,您知道吗?当我看到您
流那么多血的时候,我真有一股想以死谢罪的冲动,因为我并没有好好保护您,
才让您被那个人羞辱,我真该死! 小太郎用力拍打自己的脸惩罚自己。

   笨蛋,我又没有怪你,是我自己自愿的,我怨不得别人。 他知道这几天
三叶鹰并没有回到东麟宫休息,虽然他可以暂时不被他逼迫,但为什么他的心就
是感到不踏实、感到有些落寞呢?

   大人,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小太郎关心地问,他害怕他再和上次一样,
他真的怕了!

   没有,我只是有点累,想要先休息。 水城月儿说完便起身进入寝房里,
而小太郎也一蹦一跳地跟进。

  他上次没有仔细地瞧瞧三叶鹰的寝房,这回他可以尽情地大肆破坏了!但三
叶鹰的寝房实在太人,简直有他房间的十倍大,他哪破坏得完啊?所以,当下小
太郎便打消这个念头。

   小太郎,这里有烤年糕,你把它们全部吃完。 水城月儿拿起三叶鹰赐给
他的东西给小太郎,他没有任何胃口,他只想等着三叶鹰的到来。

   哇,烤年糕!我的妈呀!这年糕上怎么还有一层薄金箔?这个三叶鹰是很
有钱吗?这么浪费! 说归说,小太郎依旧将年糕一个个往嘴里送去,心满意足
地摸着自己的肚皮。

   水城大人,你可真闲啊! 一道刺耳的尖锐女声从门口传来,走进来的是
十天前被禁足的媱姬。

  她婀娜多姿地走进,完全不将水城月儿放在眼里。因为这几天将军都到她的
房里与她缠绵,她认为将军已经回心转意,所以故意来嘲笑水城月儿。

   媱姬夫人,你好。 水城月儿本着来者是客的道理,礼貌地向媱姬问好。
他知道媱姬对他一向不满,尤其是上次的事,她可能还没忘怀。

   你好,水城大人。喔,不,我不应该叫你水城大人,你应该连侍女都还不
如,因为你是将军大人的玩物嘛! 媱姬狐媚她笑道。她恨透了水城月儿那令人
为之疯狂的俊美脸蛋,恨不得拿刀将他划花。

  水城月儿一听到媱姬这么说,立时刷白了脸,但他要忍住,不能冲动、也不
能哭,因为这是他在逼不得已下所选择的。

   喔,我忘了不能在你面前提起你是玩物这件事,你们说对不对啊? 媱姬
笑着问着身旁的侍女。

   喂!丑女人,你别在那里玩物不玩物的,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只是三叶鹰
身边的一个女人!等到哪天你人老珠黄时,看三叶鹰还宠不宠幸你! 小太郎出
声大骂。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你难道不怕死吗? 媱姬最恨别人说她
是丑女人,她怒看小太郎,想要杀了他以消除心头之恨。

   住嘴,小太郎! 水城月儿阻止道。 媱姬夫人,若你要夸耀自己恐怕来
错地方了,我是将军的玩物没错,但将军还是很宠我。如果哪天我心里不高兴,
可以马上要求将军将你处死,你认为我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之处?

   你…… 媱姬面孔狰狞地看着水城月儿,随后她又笑着说: 水城大人,
你难道忘了这几天大人并没有宠幸你吗?他这几天都到我那里呢! 她得意地看
着水城月儿痛苦的表情,这才是她来这里唯一的目的。

  他在她那里!水城终于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地位,他没有任何尊严可言。更谈
不上争夺宠幸了。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小太郎则担心地看着他。

   抱歉了,水城大人,我先走了,哈哈! 媱姬嚣张地转身往她的寝房走,
而那些看热闹的侍女们也一一跟随媱姬回去。

   那个可恶的三叶鹰!大人,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小太郎建议。

  一听到 离开 两字的水城月儿,猛烈地摇头说着: 不!我不离开:你先
回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大人,我……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水城月儿
转过头不让小太郎看到他的眼泪。

  小太郎只能默默地离开。哼!三叶鹰,你等着瞧,我一定要找你算帐!小太
郎在心中起誓。

  见到小太郎已经离去,水城月儿这才放声大哭。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哭?
难道他爱上了三叶鹰?不!这不是真的!

  入夜之后,三叶鹰带着一身刺鼻的酒味回到东麟宫,进入寝房后,他看着沉
睡的水城月儿,将他摇醒。

   嗯…… 水城睡眼惺松地看着眼前的人,当他看到三叶鹰,不禁皱起眉头,
将军大人,您的身上为什么都是酒味?您喝了很多酒?“

   月儿,你难道不知道喝酒可以解千愁吗? 三叶鹰微笑地看着他,他想借
着酒精麻醉自己,让自己不再理会心中那份奇怪的感觉。

   将军大人,我去替您倒杯热茶吧。 水城月儿起身至桌前倒了一杯热茶让
三叶鹰喝下。

  喝了热茶之后,三叶鹰感到一阵不适,他将口中的秽物吐在水城月儿的身上。
天啊!这可恶的三叶鹰要吐也吐在其它地方,干嘛要吐在他身上呢?他现在全身
肯定很臭!水城月儿在心中为自己哀悼着。

  他扔下三叶鹰往温泉池的方向前去,解下沾满秽物的衣物后,走进温热的池
水中。当他放松心情浸泡之时,不意三叶鹰突然从后方抱住了他。

   啊?将军,您在干嘛? 水城月儿慌张中往前挪了一步,却将三叶鹰也拉
下池里,害得三叶鹰吃了几口池水。

  他喘息道: 月儿,你想要淹死我吗?没有!那是您自个儿的错,跟我无
关! 水城月儿赌气地道。

   你在生气,对吧? 三叶鹰逼近他的身旁说着。

   没有。我只是将军大人的玩物,哪有生气的权利! 说到这里,晶莹的泪
珠从他的脸颊滑下。

   别哭!月儿,别哭。 见状,三叶鹰爱怜地吻着水城月儿。

  他的温柔令水城月儿感到讶异,不知该如何是好。

   别怕,让我再吻你。 三叶鹰说着,随后将舌尖伸进水城月儿的口中,恣
意地吻着。

  水城月儿不想让自己再沉溺在三叶鹰的柔情之下,他知道当一切结束后,这
些都将成为一场梦,所以他没有任何响应。

  三叶鹰仍持续吻着,直到他发觉水城月儿的异样时,他停止动作,以蛊惑人
心的语气说: 月儿,放松,将你自己交给我。 闻言,水城月儿像是被催眠似
的点头开始回吻三叶鹰。

  三叶鹰满足而激情地索求,舌尖紧缠住水城月儿的舌尖,如同无法化开的蜜
糖似的。随后他伸出温热的双手,抚摸水城月儿的蓓蕾,让它兴奋地挺立,在激
情的挑逗下,水城月儿逸出的呻吟声让三叶鹰一笑,将手移到水城月儿的下体。
抚握逗弄,让已经陷入情欲当中的水城月儿更为疯狂。

  然后,三叶鹰将一只手移向水城月儿的后方,借着池水以一指插进他紧闭的
花穴。受到刺激的水城月儿睁大氤氲的双眸看着三叶鹰,而三叶鹰则用吻安抚他,
减低他的恐惧。他缓慢抽送手指,让他能逐渐适应;当他感受到他的体内正紧紧
圾附住他的手指时,才探进第二根手指。

  三叶鹰温柔地让水城月儿趴在池边上,在他的耳畔呢喃; 月儿,放松,相
信我。 像是受到蛊惑,水城月儿疯狂地点头答应。在征得同意后,三叶鹰撤出
手指,并将炙昂的坚挺插入水城月儿的花穴里,而水城月儿则欣喜地迎纳他。

   啊……月儿……你的体内好热……比这池水还要热……